Wordless

剪掉頭髮的勇氣來自於不想被取代 不想被拋棄來自於怕妳想起 那些我以外的美麗
45天還記得一切是怎麼開始的嗎?爵士音樂節第一天  草悟道旁見到妳的第一眼咖啡店裡的談話 豆花店的打賭 望高寮的夜晚妳騎著機車載著我到向山遊客中心 到綠色隧道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聊著天逛著園區說著過去擔心我身體虛載我去喝魚皮湯 口袋名單一個接一個半夜騎著機車逛逢甲一中夜市 台北寶藏巖好多咖啡錢櫃裡妳說的話 醉後毫不保留透露給我的字字句句吃不到的大象小吃 美味的美術館旁滷味所有影像對話內容和妳身上味道看著我的笑45天了Fortyfive妳就成功拯救45天前內心仍彷徨無助的我FanFan+FortyFive=F(4)orever一切來得毫無頭緒但電影已經開始了 我們就牽著手好好看下去吧 導演
我的害怕來自對一切的不確定,陌生環境,可能面對的失去或許揭開所有面目 什麼都不需要害怕 不需擔心或許我該擁抱 是內心深處最不安定的那個自己
室內 室外 已無分別尚未尋著所謂安身之地 心靈能真正穩定安當那種
真尋著了 室內 室外 一樣不會有分別到哪都是家 到哪都像在身旁 
什麼都擁有 都習得 都富足 都充滿的同時也都混亂畢竟太絢爛華麗 最後招致的恐怕是混亂爆炸後的散沙
曾經厭惡的 現在喜歡 現在喜歡的 會不會哪天厭惡了
想像與夢境裡什麼都有可能幾次低落之時想就此進入夢境之中 不醒卻也留戀現實中所有痛苦悲傷快樂推敲的 想像的 總是過多還不到收放自如 刻意控制不一定為好說哪天有人能全數接納 喜愛那也是夢 是電影 是真愛
總是勒太緊 即使我想給予妳全世界我的最愛